大扬影像

产品与服务
资讯
搜索
登入 注册
佳作欣赏

赶集——凉山人的聚会

日期: 2015-10-08    作者: dyyx    点击数:

  赶集是凉山彝族人民交流商品的重要场所,也是交流感情和信息的平台,每到赶集的日子他们总是天还没大亮就开始上路了,从家里到集市要花去他们不少时间。和家人朋友相约,抱着家禽牵着牲畜,通往集市路上的人络绎不绝。




  大凉山人们的劳动形式以家庭为单位分散经营,畜牧业生产管理也极为粗放,靠天养畜,牲畜数量始终是有限的,所以像这样成群的牲畜交易是很少见的。




  山路崎岖陡峭,对于我们来说即使两手空空地行走已经略显艰难,但是对于长年累月地走着这条路的村民来说尽管是背着重物脚步也比我们轻松。
  更不用说这些孩子们了,牵着他们的羊在狭窄到只能容纳一个人的山路上飞快的走着,路旁便是山崖,作为旁观的我不禁为他们捏了一把汗。








  走累了就在路边的石头上蹲着休息下,男孩一只手牵着自家的牛,另一只手用袖子捂着冻红了的鼻子,眼睛空洞无神地看着路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幼小的他们过早地分担家庭重担,早已失了童年该有的天真和快乐。
  往昔历历在目,转眼已人到暮年。老人将目光投向远方,表情复杂,脸上的每一缕丝皱纹都在诉说着岁月无情。年年岁岁,世世代代,他们总是重复着同样的生活。恍惚间,仿佛在老人身上看到了小男孩的未来。




  到达集市后,三三两两地在墙角蹲着,晒着太阳,等待着商贩的光顾。这小小的集市好似形成了一个小社会,有抽着烟脸上略显疲惫的父亲;抱着孩子眼中装满宠爱的母亲;佝偻着背交谈的爷爷;牵着孙子抱着家禽和蔼的老奶奶。他们的生活看似很简单,只不过其中的无奈和艰难只有自己知道。












  男人们数着赚来的钱,脸上却不是愉快的表情,皱着的眉头像是在抱怨商贩的无理押价,又像是在盘算能买多少东西。余下的一部分钱又要重新购买幼崽,在长久的喂养后进行新一轮的贩卖。集市也在迎来一波又一波买卖,无限循环,重复生活。听天由命的人生观、得过且过的生活观、忠守故土的乡土观,都决定了他们的生活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本期来稿伙伴:高海秋

 

 

  高海秋,现居安徽。一个军人的女儿,一个热衷于佛教事业虔诚的佛教徒,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喜爱上了摄影。记得2011年随路虎俱乐部第一次到南非自驾游,看到队友们拿着长枪短炮的摄影器材拍摄动物感到很新奇,回来后就配置了佳能摄影装备,去南极、北极拍照。那时的自己对摄影知识一窍不通,只会盲拍瞎拍。直到2014年3月才慢慢懂得如何使用摄影器材;如何构图;如何用镜头抓住人物的神韵特点。通过自己的眼睛用相机去感知世界、观察世界。因此也深深爱上了摄影这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