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扬影像

产品与服务
资讯
搜索
登入 注册
走进大师

安妮·莱博维茨

日期: 2015-09-09    作者: dyyx    点击数:

如 果说到可以将全世界最大牌的明星任意摆布的女人,那么一定不能少了女摄影师安妮•莱波维兹。这位《名利场》杂志的御用大牌,是世界上报酬最高的摄影师之 一,被评论家们称为“摄影师中的左拉”。安妮的摄影作品里人们熟悉的明星常常会有与众不同的姿态、造型出现,有时候,她提出的构想充满冒险与怪异,但是大 多数明星还是老老实实配合。

 

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

 

1949年出生于美国康涅狄格州,1969年还在旧金山艺术学院求学时,即为《滚石》杂志拍片。以名人肖像摄影享誉摄影界,1983年成为《名利场》杂志首席摄影师,并长期为《VOGUE》杂志供稿。2005年,《美国摄影》杂志称其为“至今仍在进行拍摄工作的唯一的最具有影响力的摄影师”。

 

 

她的职业生涯始于当年刚创刊的《滚石》杂志。这里聚集着一群年轻的优秀记者,大家都对试验自己的艺术感兴趣,青春热情浇灌出不少杰作。

 

约翰列侬小野洋子

 

“1970年,我第一次获得给列侬拍照的机会,那是我从《滚石》获得的第一个有分量的任务。当时我听说杨·韦纳准备去纽约采访列侬,那是我第一次特别想见一个巨星,我说求你带我一起去吧。我跟朋友待在一起就好,买青年优惠机票。”


约翰列侬与小野洋子

 

安妮带了3台尼康相机, 各配一支105毫米镜头,列侬和洋子说话时,她举起相机开始取景。“他按惯例,问我希望拍什么。我拿着计数器,问他,能不能回头看我一下。列侬突然望向 我,凝视镜头,让我有充足的时间按下快门。这张照片后来成为当期《滚石》封面,也成为我为名流拍摄肖像的一个先例。列侬教会我如何找到自己的状态来拍摄, 这对我以后的拍摄影响深远。”

 

约翰列侬

 

尽管小野洋子初见安妮有些不屑:“她就像个学生,我还觉得奇怪,杨没找一个很有名的摄影师来吗?”但照片出来后她非常满意。“我觉得她更关注精神层面,于是就这么拍。”

 

《滚石》封面

 

“那 时12月才刚开始,第一次拍摄结束没几天,我从他们专辑的亲吻封面上找到了新灵感,于是返回问他们是否愿意尝试拍下裸体拥抱的照片。他们都是艺术家,对裸 体并不感到尴尬,不过,洋子当时因为某些原因不想脱衣服,列侬则完全没问题。我说,‘那我们就开始吧!’我先用宝丽莱拍了张他们抱在一起的小样,列侬很满 意,‘你精确地拍出了我和洋子的关系。’他悄悄将我拉到一边,告诉我,虽然他知道杂志只需要他的照片,但他希望洋子也能出现在封面上,这对他非常重要。

 

我们本来准备当天晚些时候一起看拍好的幻灯,然而就在那天晚上,列侬在回家路上被一名粉丝枪杀。现在看来,这张照片如同列侬最后的吻别。《滚石》主编决定将这张照片作为当期封面,除了杂志名,不加任何标题与文字。”

 

滚石乐队

 

在《滚石》工作期间,安妮曾随“滚石乐队”巡演,和一群震动她世界、影响她生活的人在一起,分享他们生命里的点滴。深入彼此的过程中,她所拍下的照片给人一种独特的亲密感,每张都充满故事。这些作品令摇滚女诗人帕蒂·史密斯叹服:“就摄影来说,在摇滚领域,她是最棒的!”

 

滚石乐队主唱Mick Jagger前妻Jerry Hall与她的孩子

回忆在路上的时光,那是种完全陷入其中的感觉,“为了拍出最好的照片,我必须投入进去,让自己成为其中一部分。别人干什么,你也干什么,然后大家就不会特别在意你了,你想拍什么就拍什么。”这种生活的代价也是沉重的,“在《滚石》工作就是在毒品文化中工作,这是根本无法逃避的,越陷越深,对可卡因的依赖程度很高,因为它给你力量,让你工作下去,让你充满了想法。”在亲友帮助下,安妮最终在康复中心戒了毒瘾,“我深深吸了口气,继续前行,就像长大了一样。离开让我开始明白,我需要什么,我是谁。”最终,她离开了《滚石》,进入《名利场》。“那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地方,我的作品进入了更主流的领域。”

 


《名利场》好莱坞特辑

 

“我没有让人们看起来更漂亮的秘方,我没法理解哪一面好看、哪一面不好看。”

 

安妮厌恶那些保守僵化的封面,她对那些难以预测、不易察觉的事情更感兴趣。她善于设置冲突性的场景和戏剧化的主题——比如为梅丽尔·斯特里普设计一个哑剧造型,将她的脸部涂白,“她会喜欢这种藏在背后的感觉”。

 

 

1984 年拍的乌比·戈德堡泡在牛奶浴缸中的照片是安妮肖像作品中最具创意的一张。这张照片的灵感来自舞台剧,一位黑人姑娘为了让自己变白,用次氯酸钠清洗皮肤。 当时戈德堡不过是初闯好莱坞的新星,充满稚气和童真,她轻轻滑入其中伸出舌头的刹那,惊奇而有趣。“我想刻画出她从传统中浮出来的样子,传统就是什么都是 白色的。”

 

 

黛米·摩尔

 

1991 年,黛米·摩尔怀孕的裸照上了《名利场》8月号封面。发刊第一天,中央车站报亭的杂志在早高峰时间一售而空;地方报亭则用白纸将杂志包起来出售,好像这是 一本色情杂志;有些超市甚至拒绝出售。那会儿,这则“丑闻”引来媒体极大关注,电视摄制组在《名利场》办公室外安营扎寨,编辑和记者蜂拥而至。

 

黛米·摩尔

 

“黛 米当时有部新电影上映,《名利场》编辑蒂娜·布朗想让她上封面,但她当时已有7个月身孕。为使她看上去性感、光彩照人,造型师准备了钻石耳环和一只30克 拉的钻戒,还准备了绿色缎制长裙。我在现场拍了些特写及全身照。黛米非常自在,毫不掩饰。一张站着的全身照中,绿色长裙从她肩上滑落,露出腹部与腿。

 

另 一张照片,她只穿了黑色蕾丝文胸和内裤。不过,直到拍摄接近尾声时,我们才拍了这张全裸照片。当时这张照片只准备给黛米本人。我边拍边开玩笑,‘你知道, 这会是一张很棒的封面。’回到纽约,我翻看底片才真正意识到,这的确是一张伟大的封面!蒂娜也赞同,尽管她认为我们刊登这张照片黛米会非常生气。但事实 上,黛米爽快地答应了。”

 

安妮与黛米·摩尔照片合影

“我从没想过摄影可以捕捉谁,我不是去捕捉谁,我关注更广阔的背景。生命很复杂,也很庞大,而不仅仅是这一刻。我不断纪录,看清生活的面目。”

 

那是一组被染成绿色的照片,苏珊·桑塔格躺在医院窄仄的小床上,陷在冰冷的钢架里,她闭着眼,脸有些浮肿,认不出原来的样子。

 

“圣诞节的时候,我在医院看到了苏珊,她3天后去世了,我用照相机拍下了她,回到家后用数码方式处理,打印出来后这些照片都成了绿色,我很喜欢。”

 

传记片《安妮·莱博维茨的浮华视界》里,安妮指着桑塔格临终前的照片,哭了起来,身旁站着她4岁的小女儿苏珊·莱博维茨。1988年,39岁的安妮认识了55岁的桑塔格,为其拍摄随笔集《疾病的隐喻》封面。

 

 


苏珊·桑塔格

 

“我认识苏珊时,她需要一张宣传照,我做了准备,读了她的《恩主》。我不是个爱读书的人,但觉得这本书不可思议,觉得她是个活在想法中的人。她很了解自己,很自信,就好像不需要摄影师一样,她可以自己拍自己,让我感到很惊讶。同时,她好像决定要了解我。”

 

20 世纪80年代的纽约,安妮和桑塔格成为人们的话题。她们一起参加聚会,有人还看到她们在一家夜总会跳舞。此后,两人搬进纽约同一栋公寓大楼,毗邻而居,彼 此能看得见对方房间的风景。她们合用一个储藏室,安妮的公寓是临时住处,桑塔格的公寓则是她的思想库。两名强悍的女性分享相似的生命历程,逐渐超越朋友层 面,成为恋人。“我建立这种关系,希望能接近伟大,提升我作品的水平。”

 

安妮是一名拥有高调摄影对象的高调摄影师,但1980年代后期,她感觉自己的创造性“枯竭”了,转向桑塔格寻求自信。“我以前一直有种优越感。我是那个来自摇滚杂志的坏女孩,我的优势似乎有点在剥落。是桑塔格告诉我,她认为我能行。”

 

 

苏珊桑塔格为其拍下的照片,她们之间的关系似乎讳莫如深

 

桑 塔格对安妮有时很严厉,但安妮坚持了下来。“苏珊希望我拍更多严肃主题。”1990年安妮准备自己的阶段回顾展时发现那些早期报道图片对她最有价值,她希 望可以再次走出去,重新见证历史。安妮拼命工作,50岁时突然意识到:“天哪,我忘了生孩子。”2001年,52岁的她用捐赠精子生下大女儿。怀孕期间, 她全裸出镜,桑塔格帮她按下了镜头。4年后,代孕母亲又为她生下一对双胞胎。

 

 

2004年12月8日,桑塔格去世。回忆桑塔格安妮便会哽咽:“我经历了所有情感的、精神上的痛苦,现在我终于可以很好地面对。我并没有双重生活,我的照片记录的就是我的人生。我和我的作品建立了一生最深厚的感情,我希望死去时,在我的作品中得到些慰藉。”

 

安妮镜头下的名人

 

英国女王肖像

 


奥巴马家庭合影

 


美国著名女影星梅丽尔斯特里普

 

莱昂纳多

 

约翰德普与凯特莫斯

 

 


1993年马克·沃尔伯格的这张经典照片,现在看来也还是那么让人着迷。或许真性情的男人才是最性感的。

 


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在阴霾的天气中,准备开展一段旅程。(LV广告大片)

 


布拉德·皮特

 

好莱坞明星母女Gwyneth Paltrow和 Blythe Danner

 

 


斯嘉丽·约翰逊

 


娜塔莉·波特曼

1989年拍摄的迈克尔·杰克逊打扮得如同帝王,在光彩照人的镜子前细细审视自己

 

《名利场》好莱坞特辑系列

 

《名利场》好莱坞特辑就为展现这一切。这是一系列大幅三页折叠海报,开始于1995年,至今已17年,均出自天才摄影师安妮·莱博维茨。安妮·莱博维茨一直用她的镜头语言为我们诠释着何谓名利场,何为好莱坞。

 

安妮与她的相机